火焰怪身上留下不少傷痕,不斷發出嘶吼的聲音,極為凄慘。

咔擦一聲,葉楓的劍過,火焰怪直接被斬斷身軀,化為萬段火焰,飄零在地上。

秦川龍劍從天而降,攻擊力強大,暴戾無比,一劍拍下,瞬間,火焰怪當場就被擊成粉碎。

剩下最後一個火焰怪,兩人一人一劍,同時斬出,葉楓斬左邊,秦川斬右邊,兩人很有默契。

兩把劍一同落下。

咔擦。


最後一隻火焰怪嘶吼一聲,便是化為火焰。

這一幕全部落在之前看不起葉楓那人眼中,他乃是囚古域之人名叫,囚無名,手持一根鐵鏈,鐵鏈的一邊帶著鐵球,另一邊卻是把尖刀,此刻,雙手持著鎖鏈,狠狠的轟在火焰怪身上,但火焰怪只是輕微受點傷,沒多大作用,還讓他極其暴躁。

而且囚古域的其他人根本不是火焰怪的對手。

絕對不能如此下去,不然自己的人就死光了,囚無名臉色難看,目光再次落到葉楓身上,道:「你們用劍如此厲害,應該是劍古域的人吧,我與你們少主劍無涯有點關係,你快救我們,回頭我給你們在劍無涯手下邀功。」

葉楓沒有理會,準備和秦川離開此地。

囚無名看到這一幕,當即火冒三丈,生死攸關時刻,他還不想死,看到葉楓不救他,便是喝道:「你這該死的傢伙,不救我們,枉我們囚古域還與你們劍古域有關係,一群白眼狼,難道你忘了當初我們域主幫助你們劍古域嗎?你等著,我記住你樣子了,等我見了我們囚古域少主,我就告訴他,讓他找你們的劍無涯算賬,讓劍無涯好好懲治一下你。」

此話一出,猶如炸雷,落入葉楓耳中。

頓時,葉楓臉色瞬間難看起來,看著囚無名。

囚無名見狀,冷笑道:「服軟了吧,快給我過來,殺了這個火焰怪,這樣的話,我還能給你說好話,到時候劍無涯肯定會賞賜你的,你何樂而不為呢?」

但他卻發現葉楓的臉色有些不對,極為冰冷,心有些虛,喝道:「你這個臉色是要做什麼,快過來。」

葉楓一步一步走了過去。

突然,腳下加速,一劍斬出,一道劍刃略空而過。

破空之聲穿入耳中。

囚無名的心這才放了下來,他以為葉楓是殺火焰怪,卻萬萬沒想到葉楓的劍是對著他。

等反應過來,卻遲了。

「你要做什麼,你這是要謀反。」囚無名喊道,此刻恐懼,葉楓能殺死火焰怪,必然能殺死他。

「謀反?我想救你就救你,想不救就不救,你乃我何,另外,我不是劍古域的人,你不提劍無涯,你還沒事,你提了,那你就更應該殺了,記住今天你為什麼會死。」葉楓爆發出冰冷聲音。

「你敢……我們少主就在旁邊,我可是他的紅人,他要是找到你,回立刻把你擊殺你,我勸你好好想一想,別做傻事。」囚無名恐懼起來,他怕。 囚無名開始威脅葉楓。

葉楓沒有繼續理會,劍在手中,直接一劍斬出。

嗖的一下,澎湃劍氣鼓動,直接掠過囚無名的頭。

囚無名睜大眼睛,還想反抗,但還沒來的及,脖間一陣劇痛傳來,劍氣割過,緊接著就有鮮血湧出,整個人直接就給崩塌下去。

囚古域其他人臉色都極為難看,指著葉楓,怒道:「你居然敢殺了無名大哥,你劍古域還真是厲害啊,我就不信你能把我們全部殺乾淨,只要我們這裡有一人離開,你就會死。」

葉楓一聽這話,臉上露出笑意。

「是么,看來要把你們全部殺乾淨,不然逃走了,會給我們劍古域留下禍害。」

他是故意這麼說的,反正自己是要找劍古域,自己找,不如讓別人找,正好可以利用一下這些人。

幾人一聽,立刻急了,之前見識過葉楓的厲害,正面對抗不是對手,現在只能逃命。

「都走,無論是誰活著,回去之後,去找少主,讓他為我們做主。」

「恩。」

眾人散開。

秦川拔劍,直接向前走去,準備殺光這些人,不想給葉楓造成困擾。

但被葉楓一把抓住。

「不要去。」

「為什麼?」秦川詫異。

「就讓這些囚古域的人去找劍古域吧。」葉楓道。

秦川立刻就聽明白葉楓的想法,不再說話,因為葉楓說的是劍古域,這就等於是嫁禍。

很快,囚古域的人都四散逃走。

火焰怪追上去,這些人根本不是對手。

葉楓見狀,他有自己的計劃,這些人都是他的棋子,怎麼能讓這些火焰怪阻擋,當即向前一步,一劍斬殺火焰怪。

場地亂了起來。

但囚古域的人因為葉楓掩護,很快離開此地。

到處都是屠殺。

火焰怪被斬殺之後,就直接化為一堆火焰,融入地面之中,重新化為熔漿。

但是很快,熔漿又重新凝聚在一起,幻化成人模樣,重新活了過來。

葉楓三人見狀,臉色微變,不是害怕火焰怪,而是奇怪這一幕。

火焰怪居然可以重生!

這裡恐怕有什麼寶貝!

葉楓蹲在地上,手平攤放在手上,頓時,就感覺到一股暖意徐徐傳到於自己手中。

「這是什麼東西?」

秦川也蹲了下去,感覺到暖流,也微微皺眉,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!

「老大,快下去看看,地下有寶貝。」塔靈冒了出來,急道。

擁有狗鼻子的塔靈直覺絕對不會錯,這地下絕對有寶貝,而且按照塔靈的著急程度可以分辨出這寶物的質量,剛才那麼急,這寶貝肯定不簡單。


「我知道了。」葉楓應答,而後手持大劍,狠狠刺入地底。

轟隆一聲巨響,炸出一個大坑來。

瞬間,更加劇烈的暖流鋪面而來,隨之還有一股刺眼的光芒,劇烈無比。

葉楓當即趴在坑旁看下去,發現這是一個洞穴,一個全是火焰的洞穴,絕對深不可測。

「寶貝就在下面。」塔靈喊道。

「知道了。」

「下面有什麼東西?」剛將一個火焰人斬殺的秦川對著葉楓喊道。

「不知道,下去看看就知道。」葉楓道。

「等一下,我和你一起走。」秦川立刻奔了過去。

秦靈也跟在後面,她不願意一個人呆在上面。

站在坑邊,三人一起跳了下去。

周圍無數火焰怪看到這一幕都嘶吼起來,想要過去阻止葉楓。

但已經遲了,三人身軀消失不見。

而就在這個時候,更加奇異的一幕出現,地面上的火焰人群嘶吼起來,就好像人被抽空骨髓那樣,整個身軀都開始萎縮起來,而後化為一攤火焰落在地上,不過這一次,再也沒有復活。

葉楓三人跳入坑中,就好像落入無底洞之中一樣,他們只感覺到自己在不斷的往下掉,周圍到處都是澎湃的火焰,正衝天洶湧著,極為的澎湃。

等到很久,三人才是落地,四周全是火焰,就好像火焰宮殿一樣。

「這是什麼地方?」秦靈最先開口。

「不知道,你站在我身後,小心一點。」葉楓道。

秦靈聽到這話,心莫名的暖了起來,臉上露出幸福笑容,而後伸手抓著葉楓的肩膀。

秦川走在最前方,第一次來此地,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,緊握著劍,龍鳳劍意都爆發出來,左龍右鳳。

葉楓與秦靈便是跟在後面。

前方是一條曲折無比的火焰小路。

在路旁,長著無數火紅色葯果,綻放靈氣。

但葉楓不敢去摘,不知道這裡的底細,還是不要輕舉妄動。

路的盡頭,那是一個很深的懸崖,全部都是紅色的石頭,懸崖之下,儘是一些火焰。

平日里,若是被這麼多火焰照著眼睛,眼睛不瞎也得壞,但是現在,一點事也沒有。

葉楓知道,這肯定是與這火有關,與普通火不一樣。

在懸崖對面很遠處,迷霧繚繞,什麼也看不清。

「去對面看看。」塔靈道。


「對面?你跟我鬧著玩吧,這空空的,我要怎麼過去啊。」葉楓急了。

「當然是走過去。」塔靈繼續道。

看著面前溝壑之中的重重火焰,葉楓咽了一口唾沫。

「你跟我鬧著玩吧,這要下去,不死才怪啊。」

「讓你過,你就過,我好似已經猜到這東西是什麼了,不過,卻不敢保證是不是,所以只要你走過之後,我就可以確定了。」塔靈認真道。

葉楓捏緊拳頭,額頭上全是黑線,敢情自己是試驗品啊,不過聽塔靈說的如此神秘,心中躍躍欲試的。

一路走來,塔靈不會騙他。

整頓好心情,便是準備向前走去。

秦川秦靈一看,頓時急了。

「你這是要做什麼?」

「沒事,不用擔心我。」葉楓笑道,他決定聽塔靈說的。

二人看到葉楓自信的眼神,也不便繼續阻擋,遠遠看著,甚是擔憂。

走到懸崖邊上,葉楓低頭看著熊熊燃燒的烈焰,龍源之地的那一幕清晰出現在腦海之中,如此的熟悉。


那一次,自己跳的時候,根本不會害怕,因為了無牽挂,但這一次,他很擔憂,因為需要做的有很多。

父母之仇,必須去報,幫龍魂找到太虛龍丹,幫塔靈清楚塔中惡魔,還要保護該保護的人。

生死之下,必須慎重。

葉楓坦然一笑,塔靈不會騙他的,當即一步跨出,踩入深淵。

就在這個時候,奇異的一幕出現,腳剛伸出去,而後踩下去,在腳下,一塊燃燒著火焰的磚塊出現,凌空而立。

頓時,葉楓懸著的心放了下來。

「果然和我猜的一樣,這懸崖根本掉不下去的。」 總裁在上:新妻,別喊疼

「切,不就是被你猜對了,有什麼了不起的。」葉楓表面有些不屑,但心中還是對塔靈的見多識廣表示開心,有這麼一個用有狗鼻子的隊友,以後那些寶貝還不都得是他的,想一想,葉楓就覺得激動。

自己報仇之路豈不是更近了許多。

「那你告訴我你猜到什麼了?」葉楓問道。

「只是有了頭緒而已,你繼續向前走。」塔靈指揮道。

「行。」葉楓點頭,而後繼續向前走。

又邁出去一步,腳剛點地,又是一個燃燒著火焰的磚塊出現,而第一個磚塊卻消失不見。

如此下去,葉楓就走到對面。

回頭看去,懸崖之上還是空空如野。

而後再看對面,真的很遠,秦川和秦靈消失在煙霧當中,但不能把他們扔在這裡,便是大聲喊道:「你們快過來,就和我之前一樣就可以了。」

雖然距離很遠,但聲音卻是大,尤其是回聲。

秦川二人聽到,便是學著葉楓之前的動作,踩著石快很快就到了對面。

三人到齊,準備出發,葉楓倒是要看看這裡有什麼。

幾步向前,一個巨大的宮殿出現在面前,散發一股威嚴氣息,不過周身卻是燃燒著一層火焰,當時他們一進來之後就看到的宮殿正是這個。